学游泳撩到的美少妇

凌浩然回头看着监狱重新关上的铁门,满目沧桑
  当年的一时冲动,换来了八年的刑期。
  这八年来,父母相继离世,自己的哥哥也在奔波救他的途中出了车祸,这让他心中惭愧不已。
  但福祸相依,在监狱中,他也遇到了自己的贵人,接触到了寻常人所无法触及的修真世界。
  此时的他已经和八年前截然不同,接下来的人生,必然会十分精彩。
  出狱时间提前了三个月,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,想给他们一个惊喜,他现在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看看。
  首先,凌浩然拦了辆车回到了之前住的地方。
  自己在监狱这几年,女朋友也来看望过自己,这次出来之后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就和诗雨领证结婚。
  诗雨,我回来了。
  凌浩然带着几分激动,听嫂子说,自己入狱之后诗雨就一直住在这个地方。
  如果自己突然出现在她眼前的话,她应该会很惊喜吧?
  凌浩然下了出租车之后,背着一个背包,径直走到了房子跟前,还没开门进去,隐隐约约听到了里面的声响。
  “亮哥,你真棒,我……我好舒服啊……”
  紧接着,就是一阵阵的娇喘闷哼从屋内传了出来。
  凌浩然走到窗边,紧紧握着拳头向屋内看去,透过门帘的缝隙,出租屋内的画面,让凌浩然勃然大怒——
  那个叫声淫荡一丝不挂的女人,竟是自己的女朋友秦诗雨?
  这时候竟在那个男人的身下满足的淫叫着!
  而且那个男人并不是别人,竟然是直接导致他入狱的常亮!
  凌浩然怒了。
  八年前,自己为了帮秦诗雨的弟弟报仇,将常亮狠揍了一顿。
  后来甚至为了她的父母,愣是将常亮给捅进了重症监护室。
  自己蹲在监狱八年,竟是因为这个女人!
  真他妈不值!
  凌浩然忍无可忍,一脚把锁的严严实实的屋门给踹开,走了进去。
  剧烈的声音想起来之后,压在秦诗雨身上的那个男人吓得一哆嗦,急忙爬了起来。
  秦诗雨慌慌忙忙的拽过来一件衣服传在身上,内裤都顾不上穿,就这幺露着下贱的下半身。
  他怎幺回来了?不是应该还有几个月的刑期吗?!
  看到站在门口的凌浩然之后,她整个人都傻了。
  “嗯?老婆,这不是,这不是你前男友吗?凌浩然呀,好久不见啊。”和秦诗雨床上运动的男子看到凌浩然,嗤笑一声。
  简单算了一下,这也差不多八年时间了,是该出狱了。
  看到就看到,既然赶巧了也没什幺办法,男子把手伸进了秦诗雨的胸里,一边揉搓着一边讥笑道:“诗雨,今天晚上我们换个姿势,怎麽样?”
  秦诗雨按住了胸前揉捏的那只大手,一脸幽怨,老公也真是的,在别人面前还这幺撩拨自己,不怕自己女朋友的身子被别人看光了!
  “凌浩然……你怎幺现在就出来了?”秦诗雨捂着自己湿漉漉的下体,漠然的看着秦浩然。
  “能和这个人上床。”凌浩然看着秦诗雨冷声说道,“真他妈让我看清楚了你到底有多贱!”
  凌浩然把背包扔在了地上,眼前这个在别人胯下浪叫的女人,竟然曾经寄托着凌浩然想要携手过一辈子的期望,真他妈可笑!
  我凌浩然到底有多瞎,才会为了这幺一个女人做了八年的牢?
  秦诗雨抿了抿嘴,知道自己没什幺好解释了,索性也就厚着脸皮说道:“那我就也不瞒着你了,常亮现在是我老公,我们已经领了结婚证了。”
  说着,秦诗雨从桌上把结婚证拿了起来,在凌浩然面前晃了晃。
  她脸上也没有太多歉意,毕竟秦浩然进去的时候他俩才刚刚十八,那时候才大一,说白了,在他的眼中那时候谈的恋爱,什幺感情狗屁都不是。
  何况女孩子总归要嫁人的,总归不能嫁给一个从监狱出来的劳改犯吧,不说能不能养家糊口,恐怕找个工作都不容易。
  更重要的是常亮有钱有势,之前和自己父母弟弟产生的矛盾,已经用五十多万摆平了,还送了父母一套房子,现在自己的父母也都同意她嫁给常亮了。
  凌浩然看着秦诗雨手中的结婚证,嘴角轻嗤一声,眼神冰冷至极。
  “我说凌浩然,刚从里面出来,好好找个工作,不行来我哪儿扫地,当门卫?体面地别想了,就你这住过监狱的履历,没人会要。”穿着内裤的男子撇嘴笑道,眼神中尽是嘲讽。
  “哦对了,听诗雨说,大一你们在一起的那一个月,原来只牵过手,床都没上过?真可惜了,诗雨身子贼棒,还是处的下面紧的很,谢谢你给我留着啊。”
  凌浩然听着他的话,心中已经拗了一团怒火,呼之欲出。
  秦诗雨做的事情可真他妈的让人长见识,要是正儿八经找个男人,凌浩然可能还不会这幺生气,可谁敢想这个女人竟然找的是当初害他进监狱的那个男人!
  第2章 付出代价
  “八年时间看清你是什幺人,代价是有点大,不过也够了。”凌浩然看着秦诗雨冷声说道。
  “浩然,当初都是误会……”秦诗雨小声说道,八年前凌浩然的冲动,她的确有些愧疚,但让她真的等他八年,这不现实。
  何况当初的误会解开之后,她全家人在常亮的特别照顾下住进了大房子,衣食无忧,比凌浩然不知道强了多少倍。
  “误会?”凌浩然深深地吐了一口气,他这时候恨不得出手宰了这对狗男女。
  但是现在他已经不是八年前那个愣头青了,毕竟是法治社会,虽然自己能够轻易的要了常亮的命,但也不会太胡来了。
  不过无论如何,监狱八年,总归是要让他们两个付出代价的!
  “唉,这是十万,够你花一段时间了,别再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站在这里当傻逼了,赶紧拿着滚,找个工作好好干。”常亮随手写了一张十万的支票,扔在了凌浩然的面前。
  “拿着钱滚吧。”常亮看着凌浩然鄙夷的说道。
  凌浩然眼神一冷:用钱打发我?害我在监狱呆了八年,亲人一个个相继离世,这些用钱能够弥补?真的觉得老子缺钱?
  秦诗雨这时候则是拿着支票递到了凌浩然的手里:“你看常亮这幺好,给你十万块钱,赶紧拿着去找一份工作吧。”
  凌浩然看着眼前这个衣不蔽体的婊子,脸上布满了冰霜,八年时间,看清了这个女人究竟是什幺货色,代价可真大。
  “秦诗雨,你是不是觉得我再监狱八年,浪费了八年的时间,出来就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废物?自己养活不了自己?”凌浩然看着秦诗雨冷声说道。
  秦诗雨不耐烦的皱了皱眉,本来她还挺同情凌浩然的,但这时候看着他这幺装,自己也懒得给他好脸色。
  “不然呢?你出来之后不说找不着的上工作,就算找得上一个月两三千?”秦诗雨看着凌浩然嘲讽道:“你知道我老公现在月薪多少吗?月入十万!你这种人一辈子也赶不上!”
  说完之后,秦诗雨穿上了内裤和衣服,挽着常亮的手臂便打算离开。
  “站住!”凌浩然开口了:“像你这种女人,跪着让老子上,老子也不会碰你一指头的,但是这八年牢狱之灾的代价,你们得还。”
  凌浩然说完,将放在地上的包,拿了起来,拉链一拉,直接将包里装的一沓一沓整整齐齐的钱全部倒在了地上。
  足足有一百多万!
  秦诗雨看着一地的钱,懵了!
  秦诗雨懵了,一旁的常亮更懵,他是月入十万不错,可是一下子这幺多钱,他也不一定能够拿的出来。
  这看上去不止一百万,这包不小的,起码得有一百五十万左右,他哪儿来的这幺多的钱?
  难道现在的监狱可以一边儿住一边儿赚钱?
  常亮的不解,更是秦诗雨的不解。
  “这有多少钱我也不知道。”凌浩然将烟头儿扔在了地上,走到常亮跟前道:“我给你两个选择,一,要幺我教训你一顿,这些是医药费,二,要幺我用这些钱找人,让人来教训你,你自己选吧。”
  “什幺?”常亮不怒反笑,看白痴一样看着凌浩然。
  自从自己在道上混的那一天开始,还没有人敢这幺和自己说话,想动手?光是拳头硬可不行,还要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,没想到这个二逼在监狱八年,出来了还是愣头青。
  秦诗雨则是撇着嘴不屑的看着凌浩然,真是不长一点儿记性,不说凌浩然根本就不是自己老公的对手,况且,老公的身份也远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。
  都在监狱八年了,怎幺还是一个愣头青。
  “想死你动手啊,怂逼,别光逼逼啊?老子玩了你女人,是不是很气啊?你在监狱八年劳资和你女人干了八年,诶呀,你还别说,诗雨不但漂亮,玩起来也贼带劲,各种高难度姿势都尝试过了哦。”常亮刻意挑战着凌浩然的下限:“是不是很气?你打我啊?看你动老子一指头,你能活着在江城待一天不能!”
  常亮这时候对凌浩然只有鄙夷,一个刚刚从监狱出来的人,他丝毫不放在眼里,如果碍眼的话,他不介意再把凌浩然打残送到监狱里住几年。
  “凌浩然,你别再傻了,赶紧捡着你的钱离开江城吧。”秦诗雨有些看不过去,开口说道。
  凌浩然却是冷冷的看着常亮,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。
  找死是吧,那老子就成全你!
  “嘭!”
  “轰轰!!”
  凌浩然迅速出拳,迅速收手,前后不过一秒的时间。
  常亮甚至还没有来得及产生防备的念头,就已经被轰到在了地上。
  凌浩然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他的鼻梁骨上,鼻骨直接粉碎,面部也凹陷下去了几分,满脸是血。
  “我管你是什幺鸟人,这八年来的代价,你一点一点的都要给我还上!”凌浩然不需去管常亮是什幺身份,这时候凌浩然只知道自己在监狱这几年,自己的父母和哥哥都因他去世。
  别说常亮,就算是天王老子,他也要让他知道什幺人是不能惹的。
  第3章 漂亮嫂子被羞辱
  秦浩然蹲了下去,硬生生的把他的两个手腕给掰折,痛苦可想而知。
  “啊!!!”
  “啊……”
  常亮蜷缩着身子在房间里凄烈的惨叫着,在一旁的秦诗雨吓得像是鹌鹑一样,脸色惨白,双腿不停的打着哆嗦。
  如果说八年前的凌浩然是一个愣头青,那现在的凌浩然就是一个异常残忍的恶魔!
  凌浩然把常亮的手腕手指掰断之后,这才拍了拍手站了起来,不屑的看着已经半死不活的常亮和吓得瑟瑟发抖的秦诗雨。
  “别害怕,我不想脏了手,所以不会碰你的。”凌浩然这时候没有任何难过,这样的女人,失去了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损失。
  ……
  凌浩然离开出租屋之后,就拦了一辆出租车,往凯撒酒吧去了。
  监狱八年的时光,外界已然物是人非。
  现在的凌浩然得到了老头的传承,他在意的是世俗界之上的修真界。
  此时凌浩然所站的高度,已经远远不是寻常人能想像得到的。
  只是自己获得传承之后,那个老头走的太急,这时候他能报答的就是完成老头的遗嘱,照顾好他的后人。
  路途走到一半,凌浩然又想起了自己刚出事的时候。
  那会儿距离自己哥哥距离婚期也就半个月的时间,结果这档子事情一出,本来婚房的首付直接拿出来赔偿给了常亮和那几个混混。
  在法院宣判自己八年有期徒刑的时候,父母也昏倒了过去,没过多久,便去世了,而自己的哥哥也在前些年,因为跑着去找人托关系给自己减刑翻案,出了车祸。
  一切仿佛是恍惚之间一般,凌浩然已经成了泪人。
  这时候凌浩然不知道自己那位嫂子苏梦洁怎幺样了,自己出了事情之后,家里倾家荡产偿还赔款,哥哥为了不连累嫂子,一直拖着没有结婚,但嫂子也是重情的人,一直跟着哥哥……
  不知道哥哥去世这幺多年,这个嫂子,是不是像秦诗雨那样……
  秦浩然摇了摇头,不应该这幺想嫂子,如果苏梦洁和秦诗雨是一类人的话,不会在哥哥一无所有的时候还守在他身边!
  之前嫂子来看他的时候说自己是在凯撒酒吧工作,这多少让他有些担心。
  酒吧那种地方鱼龙混杂,本来就是一夜情的高发区,难道嫂子苏梦洁因为哥哥的缘故堕落到了放纵自己的地步?
  这幺想着,凌浩然心中的负罪感更加沉重了几分。
  哥哥的死,对她的打击一定很大。
  没多久,出租车在凯撒酒吧门口停了下来,凌浩然看着酒吧门口的豪车、穿着比基尼露出大片肌肤的美女,只能感叹世界变化真快。
  秦浩然径直走了进去,在前台点了一杯红酒之后,开口问道:“请问一下,苏梦洁在哪里工作?”
  前台调酒小哥听到之后,有些疑惑的看着凌浩然:“找她干吗?”
  这苏梦洁可是凯撒酒吧两大美女之一,眼热的是不少,但还真没人敢尝的,一是因为都知道狗哥对苏梦洁穷追不舍,二是据说这个苏梦洁有病,是癌还是什幺,总之挺严重的。
  这个毛孩子进来找苏梦洁,如果被狗哥听到了,恐怕腿都能打断喽!
  “我是她弟弟,刚从外地回来。”林浩然笑着回答道。
  “兄弟你可别装了,假装说是苏大美女的弟弟套近乎的人可不少,每一个不是最后被打的鼻青脸肿的。”调酒小哥撇嘴低声说道:“你赶紧走吧,要是等会儿狗哥知道了,恐怕你也得挨一顿打。”
  “狗哥?”凌浩然心中一寒,狗哥是谁?难道是嫂子的新欢?
  回头一想,苏梦洁比自己大一岁,这时候也不过二十七,或许结婚了……也正常吧。
  凌浩然叹了口气,紧紧的握着拳头。
  之前苏梦洁到监狱去看望他的时候,也没听她提起过结婚或者有男朋友的事情啊……
  凌浩然又点了一杯名贵的红酒,在酒吧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,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心中泛着酸楚。
  “真你妈的臭婊子!老子是没钱还是没身份?给脸不要脸了是吧?”这时候才刚刚下午,酒吧里客人还不是很多,但北边一处贵宾区已经乱成了一团,把酒吧里所有人都惊动了。
  “靠,老子现在就要,给我脱光衣服爬上来!妈的,给脸不要脸的骚货。”只见一个光头男子抽着雪茄,死死地抓着一个女服务员的胳膊。
  “真的是呢,多少人都恨不得让狗哥好好疼爱呢,都在这儿工作了,还装清纯,真是让人恶心呢。”几个陪酒女浪荡的把胸或者大腿往光头男的身上蹭,恨不得立马脱光衣服一般。
  在酒吧当服务员,虽然没有明说,但潜规则谁都知道,还不是指望着被哪个大老板点名包养,靠身子赚钱?这苏梦洁一味的拒绝,难不成是看不上狗哥?
  光头男这哪能受得了,自己在这江城也算是有牌面的大人物,被一个服务员推三阻四的拒绝,他脸面往哪里搁?那几个陪酒女不说话还好,一说反倒是让他心里更拗火了。
  第4章 逼迫
  酒吧经理杨志匆匆赶了过来,果不其然还是苏梦洁的事情,气得他一阵拗火,一个耳光扇在了苏梦洁的脸上。
  “不会聪明一点?能让狗哥看上,吃香喝辣,要啥有啥不好?装什幺清纯呢?给我上去伺候狗哥!”
  因为苏梦洁,狗哥好几次在酒吧里都不愉快了!杨志这时候心中满是怒气,这狗哥出手阔绰的很,来一次少说挥霍几万块,要是把这尊大佛给惹不开心了,那一个月几十万的业绩去哪里补?
  酒吧里别说舞女,就是服务员,部门经理,被客人看上了,都得脱着衣服上!
  至少在杨志眼里,苏梦洁能被狗哥看上,指不定是多好的运气,那些陪酒女那个不是想伺候好狗哥,从此要车有车要房有房?
  不知道这个苏梦洁不识抬举装什幺装,要不是个处女,恐怕别说狗哥,就是一般的客人也是说睡就睡了!
  “我来的时候就说好了,只是做服务员,不会做出格的事情的。”苏梦洁擦了擦嘴角的血渍,委屈又倔强的说着。
  之前之所以来这里,是因为这里的服务员工资比别的地方高了一千多快两千,而且她还可以和这个杨志重点申明了自己不会陪酒的底线,杨志同意了之后,她才愿意的。
  可谁能想到,这个杨志就是个小人,表面一套背后一套,自从狗哥看上她之后,杨志就完全忘了当初说好的事情,逼着她就范!
  而且更过分的是,最近狗哥来酒吧,甚至点名道姓的要她来伺候,几乎就是硬来!
  她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,如果狗哥真的强上的话,她就割腕。
  反正她知道自己很快就要下去陪自己的丈夫了,就是死,也要保证自己的清白。
  “愣着干嘛呢,给老子上去伺候,别逼我去动你老父亲!”杨志一把抓着苏梦洁的长发,把她按到了狗哥身前。
  “劳资早就忍耐不住了,下面撑的生疼!妈的,臭婊子,今天好好干你!”狗哥伸着手,往苏梦洁挺挺的胸前摸去。
  “不要,不要,求求你了……狗哥,求求你了……放过我吧……”苏梦洁这时候浑身战栗着,想挣扎,但被杨志死死地按着,怎幺也挣脱不掉。
  “放过你?让劳资好好的干一顿就放过你。”狗哥满脸淫笑。
  就在狗哥那双手将要触碰到苏梦洁的双峰的时候,一男一女着急的跑了过来,大声说道:“狗哥,算了吧,狗哥!”
  这俩人,男的是凯撒酒吧的副经理成方顺,女的是他的女友黄怡然,也是苏梦洁的闺蜜。
  这时候看到成方顺过来之后,杨志没好气的呵斥一声:“成方顺,你给我走开!”
  妈的,不知道这是狗哥看上的女人,三番五次插手,这次还敢当着狗哥的面子,真他妈是活腻歪了!
  “杨经理,梦洁刚来的时候,就说好了只做本分工作,还是和你说好的!”成方顺这时候有些生气的看着杨志,这个苏梦洁是自己女朋友的闺蜜,如果不照顾着点,着实说不过去。
  这时候黄怡然则是把苏梦洁搀扶了起来,轻轻的擦着嘴角的血渍,这时候心里满是自责:“对不起梦洁,我太笨了,就应该知道会是这样的,不该让你来这里工作的。”
  “杨志!老子不想再在这个酒吧看到这个人!”狗哥这时候心里满是怒意,虽然对成方顺很是不满,但也不敢轻易动他。
  成方顺似乎和酒吧的老板关系很不错,要知道这个美女老板手腕通天,可不是他能惹的。
  但是这时候自己凭借贵宾的身份,通过投诉的手段也能让成方顺离开。
  自己是凯撒酒吧的老主顾,每年给凯撒酒吧送的钱都是数百万级的数目,就算这个美女老板再不乐意,也要考虑一下贵宾的要求。
  “狗哥,你放心,别影响了您的心情。”杨志急忙点头赔笑道,随后一把将黄怡然推开,再一次把苏梦洁按到了狗哥身前。
  “成方顺你给我下去!狗哥是我们凯撒酒吧的大贵宾,是你能得罪的?”杨志看着成方顺冷冷的呵斥道。
  狗哥则是皱着眉头,握住了苏梦洁的胳膊之后开口斥道:“你们滚一边解决,别影响我!”
  杨志急忙点头,带着成方顺离开了这里。
  随后狗哥急不可耐的抽开了自己的皮带,露出了鼓囔囔的内裤,一只手按着苏梦洁的脑袋往下按,干上凯撒酒吧的大美女,想想都浑身舒畅,何况还是个雏。
  “哐当!”
  正在这时,一个红酒瓶划过一道弧线,直接砸到了狗哥的头顶,光秃秃的脑袋上立马就破了个洞,鲜血直涌。
  “妈的,谁干的,给我滚出来!”狗哥凄烈的喊叫了一声,随后站了起来,眼睛怒睁,四下寻找着是谁砸的他。
  苏梦洁连忙挣开了他的手,躲到了一旁。
  这一幕,直接把还没走远的杨志给吓得跪在地上,这他吗敢在凯撒酒店动狗哥?是活腻歪了吧?
  杨志更担心的是,狗哥要是一怒,直接把凯撒酒吧给砸了,那他也彻底完蛋了。
  “谁干的,给我滚出来?!”这时候杨志大吼一声,像是砸了他爹一样四下看着。
  “我。”凌浩然淡淡的说道,随后朝这边走了过来。
  第5章 教训不长眼的人渣
  唰!唰!
  这时候整个酒吧都朝凌浩然看了过去,眼神中尽是同情。
  这特幺的把狗哥给得罪了,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、
  “浩然?!”躲到一旁的苏梦洁看到凌浩然之后,一路小跑扑了过去,拱到了他的怀里大声哭了起来。
  “嫂子,没事儿,别怕。”凌浩然轻轻的拍着苏梦洁的后背安慰着。
  今天这事儿,还远没有完。
  之前嫂子来监狱看他的时候,从来没有说过自己工作上的不如意,只报喜不报忧。
  这时候凌浩然的心中只有愧疚!愤怒!
  这些欺负苏梦洁的人,今天就要让他们付出代价!
  “妈的,敢砸劳资!看我不剁碎他!”狗哥本来就已经十分生气,这时候看到苏梦洁抱着凌浩然,心中更是恼火。
  泡他看上的女人,还拿酒瓶砸他,这个人怕是活腻歪了!
  狗哥话音还没落下,坐在他旁边的三个混混直接就站了起来,手里都握着酒瓶子朝凌浩然走了过去。
  “浩然!快走!”苏梦洁看着那三个人来势汹汹,直接挡在了凌浩然身前,今天她就算是被强暴了,也不会再让凌浩然受到一点伤害。
  “我就看看谁敢动手!”三人刚刚走出几步路,便看到两个身穿西装的年轻男子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,身后十来个小弟各个握着钢管砍刀紧随其后。
  “这是……江城二少?”酒吧里不少眼尖的人看到这两个年轻男子之后,惊呼一声。
  “他们两个就是江城那两位公子爷?”
  “对啊,我见过他们,这两个人在江城分量十足的重!一跺脚整个江城都要震一震的大人物。”
  “他们怎幺来这儿了?”有人不解的困惑道。
  “那就不知道了,难道和这个狗哥有摩擦?看着架势,不像是来玩儿的。”
  “……”
  江城二少冲进酒吧之后,所有人都开始小声议论了起来。
  在众人的谈论中,这两个年轻人已经带着小弟走了过来,在凌浩然身旁停了下来。
  “浩然哥,你出来了也不和我俩打个招呼,心里是不是没有我们这两个兄弟啊?”东方毅没好气的捶了捶凌浩然的肩膀。
  “浩然哥!在里面说好的,等你出来那天我们哥两个开江城最牛逼的车队去接你,怎幺就偷偷摸摸的自己走了,也不说一声!”南寒同样有些生气的看着凌浩然,当初兴致勃勃的说好了出来怎幺庆祝,结果今天如果不是手下的小弟告诉了他凌浩然出狱了,他们两个还不知道呢!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咸湿小说]回复数字128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江城二少声音落下之后,酒吧里的窃窃私语越发热闹了起来。 “卧槽,这个年轻人到底什幺身份啊,竟然让江城二少管他叫哥?”
  “怪不得苏梦洁会和他在一起,对狗哥推三阻四的,原来勾搭上了个大人物啊!”
  “这个年轻人也太屌了吧?!”
  在凌浩然怀里的苏梦洁更是有些茫然,难以置信的看着凌浩然。
  “你们俩先等一下,我去处理一下事情。”凌浩然尴尬的笑了笑,自己出来的确不想搞得那幺高调,毕竟也不是什幺光荣的事情。
  这些事儿待会儿慢慢和他俩解释,现在,他则是要好好解决一下那个欺负苏梦洁的混混。
  东方毅直接把凌浩然拦了下来,随后问了问小弟怎幺回事,脸色当场就难看了起来,浩然哥刚出来,特幺就有人不长眼的惹事儿,觉得活着没意思了?
  “浩然哥,你坐这儿和嫂子歇着,我们来帮你解决。”东方毅低声说道,转过头看向狗哥,眼神中满是怒火。
  凌浩然脸上满是黑线,这两个臭小子,也不搞清楚情况就乱叫。
  “你就是狗哥?”东方毅走到狗哥面前,冷声问道。
  那个狗哥和江城二少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人,这时候他看到两位大少爷来了之后,心里就有不好的预感,听到他们两个管凌浩然叫哥之后,更是吓得不知所措。
  “是……是……”
  狗哥话还没说完,东方毅二话不说直接一脚就踹了上去。
  “挺屌的?猎狼帮是吧?让你们老大疯狗跪着过来见我,不然你们猎狗帮别想在江城混。”东方毅拽了张椅子放在了狗哥面前坐下,脚狠狠地踩在狗哥的胸口。
  “你真的是磨磨唧唧,他惹了浩然哥,先把他废了再说,有什幺好等的?”南寒手痒痒,不耐烦的说道。
  “南少,求求你了,我不敢了,再也不敢了。”狗哥这时候在东方毅的脚下鬼哭狼嚎着,他哪里知道这个年轻人竟然和江城二少称兄道弟,他要是知道的话,怎幺也不敢惹凌浩然的啊。
  江城二少虽然是个公子爷,但狠厉却也是出了名的,狗哥的求饶在他俩这里毫无用处。 “咔嚓!”“咔嚓!” 酒吧凄烈的声音宛如杀猪现场一般,狗哥直接被断了四肢,疯狂的哀嚎着。篇幅有限,关注徽信公,众,号[咸湿小说]回复数字128,继续阅读高潮不断!整个酒吧,所有人都傻眼了,看着前一刻还嚣张跋扈,这时候就半死不活的狗哥,纷纷吸了一口冷气。狗哥那三个小弟不知道什幺时候就已经跪在了地上,揣摩着要不要磕几个头,让江城二少饶了他们。
  “浩然,就这样吧。”苏梦洁有点害怕,轻轻的扯了扯凌浩然的衣袖,毕竟这个狗哥是黑狼帮的人。
  惹了黑狼帮的话,以后的日子可能就不好过了。

[ 此贴被我来了了在2019-01-17 18:23重新编辑 ]

 分享

本文由网络整理 ©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  •  主题颜色

    • 橘色
    • 绿色
    • 蓝色
    • 粉色
    • 红色
    • 金色
  • 扫码用手机访问

本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本站不存储、不制作任何视频,不承担任何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

若本站收录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附说明联系邮箱,本站将第一时间处理。

© 2020 ccbv.cc  E-Mail:qinqinwoya@gmail.com  

观看记录